论终点的突变和起点的重塑,那些光环褪色的同学们

By heiry on 2020-11-25 [ in 随写, 生活 ]

总有很多人和自媒体宣扬,那些曾在学校成绩优异的同学,走向社会后,往往却都表现平平,泯然于众人,甚至落魄。

于是乎,这些同学甚至被冠以“考试机器”、“高智商低情商”、“读书读呆了”、“教育弃婴”等等众多名号。

当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完全以钱为标准时,他们确实活得很失败。

很多人买不起房或正在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被孩子教育的高额成本、高压的职业环境折磨得早已没有了斗志,而所有这些,归根还是因为两个字——“没钱”引发的。

我们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这十几年的在学校时间里,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最重要的无非就是成绩。然而,从走出学校的那一刻,评价指标突然就变成了钱。更为致命的是,我们的教育历来都是耻于谈钱的,最要命的莫过于“有钱不一定买得到幸福”“金钱不是万能的”之类正确的滥调,毒害了无数人。

在学校教育的终点,评价指标的突变,犹如将一个正在泡温泉的人,突然拎起来扔到满是封冰的珠峰下,不仅是冰火两重天的重重一击,还告诉你前面还有高达几千米的冰山要登。。。

有些人能幡然醒悟,原来走出学校才是另外一种教育——挣钱教育的开端,只是再也没有老师教授了。

更多的人,在很长时间里都还在那重重一摔的痛苦中,没有醒悟过来。

人是一种惯性动物,很多人在突变的环境下,巨大的落差下,无法及时转换角色,导致越来越格格不入,越来越沦为新环境的弃儿。

是我们教育的失败,还是社会不合理、太功利?这个已经有无数牛逼的大小专家、大小V们在论证,或者在论证的路上。

那些成绩优秀的同学,不能说比其他同学都聪明,但总体上智力必属上乘,学习能力一定不输给多数人。如果一同再学几年《挣钱学》+实操课,从概率上讲,多数必不会输给同龄人。

我们想要得到一样东西,自然先目标锁定在这个东西上,然后制定相应计划去实现它。从来没有想要A,沿着B路线去,能自然得到A的。比如,本来为了散心去爬香山,却期待在香山上捡到一万元钱,这是不可思议的操作。去香山的目的是散心,怎么可能自然而然捡到一万元?如果我们为了能捡钱,一定是先分析哪个地方最可能有人带现金,这些带现金的人中,最可能钱包在哪些地方掉落,然后奔着这些地方去,自然最可能捡到一万元,而不是去以散心为目的香山。

教育和挣钱也一样,我们的教育不以挣钱为目标,甚至导向至钱为耻,却去要求在教育中表现最优秀的学生,在挣钱领域也表现最突出,这不就是谬论吗?但现实就是这样要求的,这就难怪很多人不达标了。

于是,很多学习优秀,也知道起点重塑的人,迅速上岸了,例如咪蒙、罗振宇、孙宇晨等等。挣钱,自然要去找钱最多的地方,然后愿意出钱的人最多的地方,钱多人傻结合体就最好不过了,这是最基本的规律了。

其实,知道起点重塑,放下面子,放下底线,知道把自己知识转换为产品,那些光环褪去的同学们,以其聪明才智,大概率也能成为成功者。

大概,钱这个顶级稀缺的东西,如果教育再有导向的话,社会竞争过于赤裸裸、过于残酷和惨烈,于是千方百计去弱化它,纵然钱有99.9%的好处,却要时时刻刻重点教化人那0.1%的弊端。

 >>



© 2009-2021 MOSANG.NET DESIGNED BY HEI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