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志摩到侯兴宇,未曾停止过的多面表演

By heiry on 2021-01-30 [ in 随写, 生活 ]

看过最压抑的一本书,就是《小脚与西服》,胜过余华的《活着》。作者张邦梅,是张幼仪亲弟弟张嘉铸的孙女,也就是张幼仪的亲侄孙女,这本书是她根据张幼仪口述写成的,应该说,关于中国近代著名的“第一婚案”,这是事实还原度最高的一本书。

与历史里描绘的诗人不一样,另一个面孔的徐志摩,陌生又瘆寒:

1.1920年,张幼仪独自一人前往英国投靠徐志摩,和徐志摩在沙士顿居住期间怀孕了,书里张幼仪回忆是这样的:

有天下午,我乘郭君出门时跟他说了大概。

徐志摩听了立刻说:“把孩子打掉。”

我这辈子绝没料到我会得到这种反应。就我所知打胎是有生命危险的,只有濒临绝境的女人(有了外遇,或者家人快要饿死、喂不饱另一张嘴),才会冒险打胎。

于是我说:“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了。”

徐志摩冷冰冰地答道:“还有人因为火车事故死掉呢,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说完没耐心地别过脸去

“可是我要去哪里打胎?”我问。

他摇摇头说:“你会找到地方的,这种事在西方是家常便饭。” ……

——(《小脚与西服》时代出版 2011年9月第1版 P115)

这段火车事故的比方,是流传最广的,也是最没有人性的一句话。我们对一个陌生人尚不能冷酷如此,况枕边人乎?

2.徐志摩把怀孕的张幼仪抛弃在沙士顿,消失不见。孤独无援的张幼仪,只好写信求救于其在巴黎求学的二哥张君劢。后来和七弟从巴黎辗转到柏林,独自一个人医院里生下孩子,她是这样回忆这段经历的:

我怀胎的最后一个多月,是和七弟一起在柏林度过的。1922年2月24日,我生下第二个儿子。生产的时候,没人在我身边。虽然我希望我母亲会像她迎接阿欢那样待在医院,可是病房里就我孤零零一个人。七弟连看都没来看我,因为他认为产房的房间不是男人去的地方。

我在整个生产过程以及生产完毕之后,一句话都没说,帮我接生的德国医生用法文对我说,我是他见过最勇敢的病人。…我怀孕自始至终,一直没有徐志摩的消息,但是当我把儿子留在医院,拖着臃肿、胀痛、虚弱的身子回家以后,终于得到徐志摩的音讯。家里摆着一个有他笔迹的信封,看起来好像有人亲自送来,而不是邮局寄来的。七弟说那封信是吴经熊投到公寓的….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把信展开。信里是徐志摩那一手流畅、漂亮的字迹,诉说着无爱婚姻的不可忍。我的丈夫要和我离婚。他在信上说:

“真生命必自奋斗自求得来,真幸福亦必自奋斗自求得来!真恋爱亦必自奋斗自求得来!彼此前途无限,彼此有改造社会之心,其先自作榜样,勇决智断,彼此尊重人格,自由离婚,止绝痛苦,始兆幸福,皆在此矣”

信中只字未提孩子,未提他在沙士顿撇下我的事,也未提我们父母希望我们团聚的事。我觉得徐志摩这番话说给我听的成分,少过说给大众或史学家听的成分,他说我们“前途无限”、“彼此有造福人类之心”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表现过这些潜力了?….——(《小脚与西服》时代出版 2011年9月第1版 P140)

抛下独自在异国的怀孕发妻,在其无一人照顾情况下,刚生产一个多星期就送来离婚信,而且在信里没有半句抛妻弃子的解释,却说出这一番“改造社会”之惊天动地、冠冕堂皇的话,徐志摩实属是人间极品无疑。

3.张幼仪在德国所生的孩子,她给他取名叫做彼得,彼得将近三岁的时候因为得病死去。徐志摩仅仅在签完离婚时,也就是彼得出生不过十多天,去医院隔着育婴房远远见过一次,此后再也没见过。他却在后来写了一篇充满感情的怀念散文《我的彼得》:

 

徐志摩《我的彼得》

 

没有过丝毫的接触,没有过丝毫的养育,没有过丝毫的关爱,哪来的半点情感?却洋洋洒洒写出热情洋溢的悼文,这是一种怎样的人格分裂?

难怪,张邦梅说:

“读这篇悼文之时,我不得不对徐志摩个性之复杂产生感触。为什么徐志摩对彼得之死有如此的切身感受?他只是想让别人觉得他是个好父亲,还是有更多寓意?他是否为他当初要幼仪打掉孩子而产生罪恶感?。。。。然而,我无法相信徐志摩只见过孩子一次,就敢于写下一篇文字悼念他。”——(《小脚与西服》时代出版 2011年9月第1版 P164)

4.徐志摩和张幼仪离婚后,迎娶陆小曼,居然还邀请张幼仪去参加婚礼。张幼仪回忆说:“几个月后,徐志摩竟然邀请我去参加他和陆小曼的婚礼。当然,我没到场。。。”——(《小脚与西服》时代出版 2011年9月第1版 P170)

徐志摩不愧是极品中的奇葩,渣滓中的战斗机。

罗翔在《圆圈正义》一书中,这样写道:“伪善最喜欢崇高的思辨 ,因为它从不打算跨越到思辨的界限之外 , 它无须付出任何代价就能把自己装点得庄严高尚 。 ”,“爱不是爱抽象的概念 , 而是爱具体的人。。。爱 ‘人类‘ , 却不爱具体的人是很多文人的通病 。 人类是抽象的 , 并无具体的对象 , 无须投入真心 , 收放自如 , 还可以为自己赢得道德上的优越感 ”。一个对枕边人和自己骨肉都如此冷酷无情的人,却去无限颂扬爱国爱人类这样抽象的东西,以此获得自身的道德优越感和骗攫社会的好评,这种反人性、悖人伦的所谓爱,可有丝毫的价值?

站在优势地位和掌握优势资源的人,往往最喜欢鼓吹大义,宣扬奉献,而另一面,无论怎样伤害你,他都能找到合理化的理由,毫无内疚地收割自私带来的利益。

同样,站在优势地位和掌握优势资源的人,往往时时在衡量你的价值,衡量利用你的成本,任意修改规则以有利于自己,却又摆出一副为人为他的模样,一旦到了有利时机,他会毫不犹豫地拿出欺骗、背信、狡辩等种种手段,堂而皇之攫取好处,毫无愧色。

不久前,饶毅举报裴钢学术论文造假,中科院监审局“道德委”处长侯兴宇却发文称:“重复实验在生命科学中并不一定可靠”,真不愧是“道德委”,“道德“水平超出了我们常人的想象。中科院这个中国最高科研机构,竟然宣称“重复实验不可靠”,真是把全世界有点科学素养的人,都当成弱智,把中国人的智商,都按在了地上摩擦。

类似的,还有:

——东南大学交通学院院长王炜的高论:自行车比汽车污染更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宝国的“研究成果”:中国的白酒是所有的蒸馏酒当中对人体健康最有益的。

——南阳市政府联合青年汽车开发的、加水就能跑的“水氢发动机”下线,这一举世瞩目科创昭告天下于《南阳日报》头版头条。

——各大卫视,侮辱全民智商的电视购物,尤其针对老年群体的保健品、各种终身疾病甚至癌症的独家秘诀、男人补肾女人滋阴少儿补钙的神物,广告总是那么延绵不绝又谆谆善诱。

——马云说,能够996是修来的福报。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完成了62%。

——中科院发布一个又一个“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惊世之创,其中“中国操作系统”COS,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的教科书说,宇航员在太空上能看清楚的建筑物不多,我们伟大的长城,是肉眼能看到的雄伟建筑之一。

——某“总设计师”说,“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郭沫若对大家说,XX比爷爷还亲;又有红歌“我把XX来比母亲”,已经全然不满足于伟光正的歌颂,不满足于做红太阳,不满足于做宇宙真理的代表,进一步要当别人爹妈,动辄和别人爷爷比亲密度。

——金三胖创作了神曲,让全国人民齐唱《没有他我们会死》,我们常说“地球少了谁都一样转”,但他用宇宙真理彻底证明了这是个谬误。

。。。

当一个人或一个组织,有了绝对优势的地位或无制衡监督的权力时,就是作恶的开始,而表现出的却是堂而皇之的一面。

 >>



© 2009-2021 MOSANG.NET DESIGNED BY HEI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