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一场公然的资本嗜血

By heiry on 2019-04-15 [ in 管理, 随写 ]

有赞年会的996大福利横空出世,加上马云员工福气论黄袍加身,刘强东力推996昭告淘汰三类人,掀起了2019IT行业的血雨腥风。

我非弱者思维患者,身处这个行业多年,基层干过,中层体验过,高层做过,怎可不知站在各个角度考虑问题?

在创业者、高管、老板的角度,或者在公司发表意见,吾等一定高呼马云万岁,高举有赞伟大旗帜,团结在英明的公司董事会周围,坚决贯彻996到每个工作岗位,鼓掌。。。 因为我知道,这样我的收益才会最大化。

而面对一个个眼中无神的程序员、设计师,我只想说,只懂得拿时间换钱,换来的将是悲哀,这样所谓的奋斗将置你落于尘埃。

前些天看阮一峰的一篇文章,觉得很有意思,也与这个话题颇为贴切,转来分享之,原文如下:
—————————————————————————————————————————————————-

前几天,我听一个广播节目。主持人问,现在很多人开网约车,这样能赚多少钱,能够赚到大钱吗?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答案就是不能。

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主要由营业时间的长短决定。基本上,一天开12个小时,就是比开6个小时,收入高出一倍。每天只有24个小时,因此收入存在上限,不可能偏离平均水平很远。 出租车是”时间换收入”的典型行业,投入的时间越多,收入越高,在家休息就没收入。

很多行业都属于”时间换收入”,所有此类行业都赚不到大钱。因为你能用来交换的时间是有限的,而且进入中年以后,你就拿不出更多的时间来交换。开出租车赚零花钱,或者作为短期过渡,这是没问题的,但作为终身职业是很糟糕的。

我觉得,越来越多的程序员正在落入这个陷井,用编码的时间换取收入。只有不停地做项目,才能拿到钱。项目做得越多,收入越高。这个项目开发完了,公司又让他去干下一个项目。 忙了好几年,项目完成了一大堆,但是自己什么也没留下,以后的收入还要取决于从零开始的新项目。这样的话,你跟出租车司机有何两样,哪一天你不写代码了,不是照样没收入。

那些赚到大钱的人,没有一个是靠时间换取收入的。他们要么通过积累资产致富,要么购买他人的时间,为自己创造财富。

你应该警惕,不要落入”时间换取收入”的陷井,不要只顾着为别人生产代码,而要注意积累自己的资产,以及适时开展属于自己的业务。

—————————————————————————————————————————————————-

奋斗是每个人成功必经之路,我很赞成,但是IT业同行若想通过企业996式的奋斗,来换取美好未来,恐怕是痴人说梦。

那为何这些大佬力捧996圣经?原因很简单,这只是实现他们的梦想途径。

一个搬砖厂的老板,肯定希望搬砖工分秒必争,甚至自己也加入加班行列,给搬砖工送送水,唱唱歌,鼓鼓劲,高喊“顶住。。。”,号称一起奋斗。假如每多搬一块砖工人和老板各多有一元的收益,100个工人,每人每天多搬10块砖,老板的一天增加的收益是1000元,工人一天为家里增加10元收益。你觉得谁更有动力实行996?

严重的是,996掏空了搬砖工的精力,他没有时间去研究搬砖工具提高效率以赚更多的钱来养家糊口,甚至有一天因劳累过度一病不起,等待来的却是砖厂长的逐客令,以及一家老小哀愁的未来。

砖厂老板却是另一套思路,今年的业绩坚决要上一个台阶,他指出“坚决淘汰三类搬砖工”,劳动力市场上有的是搬砖工,新鲜血液一换,又是一批年轻力壮的搬砖工前来补充,谁干不是干。

广为流传的《公司不是家》,联想前员工的切身经历,我们来重温一下其中的“暖人“片段:

—————————————————————————————————————————————————-

被裁的员工事先都完全不知情。在面谈之前,他们的一切手续公司都已经办完,等他们被叫到会议室的同时,邮箱、人力地图、IC卡全部被注销,当他们知道消息以后,两个小时之内必须离开公司。所有这一切,都是在高度保密的过程中进行。即使我是责任经理,我也只知道明天由我陪同的员工—-坐在我隔壁办公位的,朝夕相处两年多的一个女孩,邵隽。

我不知道昨晚我是怎么过的,心情特别不好。根据公司规定,我不能提前告诉她。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和我朝夕相处两年的同事,明天就要被裁员了,而她一点也不知道。开完会打车回家时,我感到特别疲惫。司机开口了:你怎么会累呢?你们这一行挣钱多容易呀。我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早上,邵隽比我到得要早。向她问声早上好后,我就心虚的不敢再说一句话了。我照例喂我桌上的小金鱼。研究院乔迁研发大厦的时候,每个人发了两条小金鱼,但这帮粗心的研发人员照顾不周,能活到现在的,实在是不容易。邵隽还拿我的鱼开玩笑,说这整儿一鱼精,居然还能活着。我不再说话,坐在电脑边发呆,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电话终于响了,我走到邵隽面前,先和她握手,再叫她去楼下的会议室。她知道去会议室意味着什么。那两个会议室从早忙到晚,所有进去的人,出来后就直接收拾东西走人。但邵隽一直很平静,因为在她之前,我们部门已经进去两个了。是清涛和她谈的,大家都这么熟了,也不用多说什么,不到五分钟,就结束了所有谈话,在解除劳动关系合同上签了字,走了出来。邵隽是FM365转过来的….

—————————————————————————————————————————————————-

这种情况只要做到IT相关企业中层的几乎都经历过,看着自己的同事或下属有这样的待遇,从开始的愤怒、无奈到后来的习以为常,见证着一个人变得成熟、冷酷和理性。

砖老板说了,我之所以有今天这个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我奋斗来的,当时成立砖厂的时候,我顶着巨大的风险苦心经营才有了今天,你们不奋斗是没有未来的,你们赶上996制度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嗯,真的没错。。。但是这个福分是他自己的福分,不是搬砖工的。

砖老板又说了,你们都不努力,砖厂倒了,大家都没饭吃…

奇怪了,如果搬砖工正常搬砖时间兢兢业业,其他砖厂也是这个搬砖时长,经营不好难道是因为没有实行996?砖老板干什么吃的?难道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企业裁员,本质上是高层的错误和无能由底层来买单,但理由说出来都是冠冕堂皇:优化结构,提高竞争力。

人,很少有敢于直面自己错误和无能者,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往往是无数开脱的理由和转移视线、转嫁成本。

996与奋斗无关,与利益很有关。

法律是一切行为的最低道德标准,连这个底线都践踏的,还大谈理想、教化,未免太令人匪夷所思。

不可否认,创业需要共同奋斗,需要志同道合,需要共担风险,但提前是匹配受益。离开这点谈理想谈奋斗,都是无稽之谈。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在资本支配下的欲望,更嗜血。

 

 

 

 

 >>



© 2009-2021 MOSANG.NET DESIGNED BY HEI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