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的本质:成功是成功之母

By heiry on 2020-12-22 [ in 随写, 生活 ]

以前从知乎摘抄的一段话,现在翻开看,仍然觉得说的很好。。。

失败带给你经验的同时,也带来了挫败感,失败不是成功之母,成功才是。

>> 阅读全文  >>

没有理所当然的崇高,什么才值得我们爱

By heiry on 2020-12-17 [ in 随写, 生活 ]

曾经的一个做前端的下属,长得小巧灵气,总是被人误认为是南方姑娘,实际却是地道的西北人。她是个细心努力的人,专业知识很扎实,知识面也广,懂编程也能做UI,做事总是透出一股拼杀劲。因为她的到来,改变了我们很多人那种“女人编程能力不行”的固有偏见,在我眼中,她比这个行业大部分的男人优秀太多了。

一次我们一起去杭州出差,因为临近春节,自然谈到过年是否回家的话题。她说,她已经七年没回家过年了,我有点惊讶问原因,她轻描淡写地说,不想回,省点钱。看她不想多说,我也没多问。一周后,当我们处理完事情,返京时,在高铁站,已经挤满了返乡过年的男女老少,春节气氛越来越浓了,也许是触景生情,她有点感触,主动谈起了不想回家的原因。

她老家是某市郊农村,家里就她和姐姐两个孩子,父亲在她四岁多时候,因为车祸腿瘸了。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地方,没有男孩的家庭,总有莫名来自周围的敌意和欺负,从邻里纠纷到上学路上被人拦,从村里摊派到征地强拆,从屋顶被人丢石子到地里东西总被破坏,她对她出生的这个地方,留下的回忆就是充满恶意的排挤和欺凌。后来她来到北京上大学,毕业工作后再也没有回去过,一是不想,二是节约钱。她决心要在北京买房安家,把父母带出那个地方,为此她兼了不少工作。

我才想起,这个总是带饭上班的女孩,她总是显得不是那么合群:不太修边幅,不像办公室其他女人那样每天快递不断,从不参加部门的各种聚会,公司郊游也一次不落地请假。她深刻让我知道,一个庸庸碌碌的领导,是一种罪恶。

提到家乡,我们总是充满赞美和怀念,然而,对她来说,家乡却是不愿回去的地方。

并不是所有的家乡都值得爱。

2018年7月,洛阳男子常仁尧,已经初中毕业20年的他,在去钓鱼的路上,暴打偶遇的初中时班主任张清林,并把视频发到网上,引发轩然大波。据媒体报道,他称“当年因为家里穷,没钱也没权势。上学时候不仅受学生欺负,还受老师的欺负,践踏我的尊严”。后来在审讯时表示,“我当时并没有失去理智,因为十几岁在学校上课的时候,老师欺软怕硬,任意践踏我的尊严,多次把我踩在脚底下,连踹了十几脚,还有几次踹我的头。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几十年了,我都忘不了”。

关注了一个在德国留学女生的自媒体,已有十多万粉丝的她,显然是很受大家欢迎的。她大学德语毕业,在驻华德企工作几年,后又留学德国。分享的在德国留学生活的视频质量颇高,是个独立开朗且很有思想的人。鉴于有些网友质疑她是个富二代,为此她专门花了几期讲她了成长经历,其中有一期讲她上学时候受欺凌的故事,当时这个在安徽乡下出生长大的女孩,到城里上学,受到排挤欺负。时隔这么多年,尽管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自信独立的姑娘,但回忆起这些,她依然有恨意,对学校没有好感。在回复网友的评论写到,要是再见到曾经欺负她的同学,“见一次打一次”,她永远不会原谅他们。

提及母校,多数人经常流露出一丝眷恋,然而对他们来说,母校却是刺痛他们记忆的伤心地。

并不是所有的母校都值得爱。

以前看一个海外纪录片,讲述了一个在美华人,当年翻过铁丝网从深圳逃往香港,然后辗转到美国的经历。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平静地讲述文革那段时间,全家人的悲惨遭遇细节,布满皱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喜怒哀乐。我以为他像很多老人那样,已经放下了过去所有。没想到的是,视频末,当记者问他,是否还想回国看看时,他突然激动起来,抬起略微颤抖的手,嘴角也有些抽搐,口气坚决地说,“永远不想回去,也不希望子孙们回去”。

首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高行健,旅居法国几十年,多次接受采访都说,“我到法国一开始做的都是恶梦,但后来再怎麼作梦,梦的也都和中国无任何干係”,“因為过去是不愉快的”,“对中国早就没有任何的乡愁”,并宣布永远不会再回中国。

谈及国家,从小在单一思维洗脑下的我们,总是备感神圣,但是对他们来说,国家却是永远不想回去的梦魇之地。

并不是国家就值得爱。

没有一样东西俱来就崇高的,家乡不是,母校不是,国家也不是,任何事物都不是。

一个地方,值得爱和追忆,是因为它带给了我们安全、尊严、成长、温暖和爱,不是它本身就应该。

>> 阅读全文  >>

道德许可的自我幻觉,企业管理中的海瑞们

By heiry on 2020-12-15 [ in 管理, 管理思维 ]

道德许可(moral licensing)效应,是心理学上一个名词,源于普林斯顿大学一项著名心理学实验。意指,一个人认为自己是某个道德标准的拥护者时候,就像给自己发了一张“道德执照”,仿佛自己就代表了该道德本身,有着极大的自我优越感,惟我正确,在实际行为中,却背离本来的原则,把结果带往很糟糕的方向。

明代的海瑞是中国历史上清官的代表,与包拯齐名,是已经被神化了的人物。然而,真实历史上海瑞却鲜有政绩,他笃遵礼教祖规,蔑视人的欲求,不仅以严苛的标准要求自己,也以几近不人道的标准要求他人,把自己当做正义的化身,以理想化的想法改造社会,最后与周边一切格格不入,遭到从上到下一致的排挤,没有一项改革能得以善终。

张宏杰在《另一面:历史人物的另类传记》一书中,对海瑞这样评价:“海瑞的政治倾向,应该是极端保守主义,然而从另一角度看,也可以称为极端激进主义….他们总认为,有那么一种终极真理。。。。所以他们做起事来,总是那么惟我正确,总是那么激烈绝对,总是那么一步不退,总是那么缺乏建设性空间,而他们的失败,也总是脆败。海瑞如此,王安石如此,康有为也如此”

万历皇帝在给南京御史弹劾海瑞的奏折批复,“瑞在世庙时,直言敢谏,有披鳞折槛之风;清约自持,有茹蘖饮冰之节。虽当局任事恐非所长,而用之以镇雅俗,励颓风,未为无补。合令本官照旧供职”。万历皇帝对海瑞的认识很清楚:海瑞树立道德榜样可以,却不可以委任以实权,可以继续装点朝廷门面,有道德利用价值,需要留他在这个虚职上续任。

公认的明朝唯一政治家张居正,在海瑞罢官退居海南时,亲笔致信慰问。然而从其主政改革至去世,十余年,自始至终不用海瑞。《明史》记载,“万历初,张居正当国,亦不乐瑞,令巡按御史廉察之。御史至山中视,瑞设鸡黍相对食,居舍萧然,御史叹息去。居正惮瑞峭直,中外交荐,卒不召”,聪明绝顶深谙世事的张居正,心里很明白,海瑞只可以放在表面尊重,但万万不能作为改革实干家以任用。

海瑞的家庭悲剧,从另外一个方面折射出他几近畸形的性格:

他一生娶妻多次,第一任妻子许氏,生了两个女儿后被休掉。第二人妻子潘氏,入门后不足一个月被赶出家门。第三任妻子也在盛年时暴毙,而之前一个小妾自杀身亡,他的妾换了又换,妻妾生的三个儿子也先后夭折。他把官场上那套严苛的教化标准,丝毫不减地用来对付枕边人。更为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也到了没有人性的地步:

海瑞对孩子的教育也绝对严苛,从小就对女儿传授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一天,他五岁的女儿因吃了家仆给的一个饼,他大声责骂:“女孩子怎么能吃男仆的东西,你饿死吧,这样才不愧是我的女儿”,小女孩也很倔强,从那天起坚决不进食,七天后活活饿死。

一个人,把自己当做某项权威或正义的化身时,就趋向于自己什么都是对的,眼中只有黑白两种世界,做起事来既容不下沙子也不会考虑他人的感受,更不理会可能造成的后果,拿出可与天下为敌的强蛮冲劲,去要一个理想化的结果。

民国军阀韩复榘,有着“韩青天”的名号,源于他主政山东时,热衷审案,有着浓厚包公情节。只不过,此君审案与法律法制不沾边,全凭自己的感觉来。有段时间特别相信自己的相术,审“犯人”的时候,只盯着人看,不说话,执法队伍看他右手一挥就拖出去枪毙,左手一挥就无罪释放。后来闹了一个乌龙:把前来送公文的当成犯人,给毙了。人大教授张鸣在其所著《近代史上的鸡零狗碎》一书中,写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明白的人都说,古代所谓的清官,其实都是酷吏,所以司马迁在《史记》里,只列“酷吏传”,不设“清官”一项。不过,对于百姓来说,由于酷吏杀的多为官人,不管是否滥杀,大家还是喜欢,而且在不断的喜欢中,炮制出更加合乎自己需要的清官形象来,借这种虚幻的形象,一舒压抑的心境。做了军阀、统治一方的军汉……有意无意都喜欢模仿清官,既模仿清官断案时的威风,也模仿清官断案时的专断……也没准潜意识里想做个清官……实际运作给社会带来的,往往是真正的灾难。

—— 《近代史上的鸡零狗碎》,张鸣著,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8

刘鹗在其名作《老残游记》中写道:“天下事误于奸慝者十有三四,误于不通世故之君子者十有六七”,尖锐指出,误国妄事的,往往不是所谓贪婪奸滑的小人,而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假道学,他们充满了绝对的道德优越感,天下人都是小人,就自己是君子,在行事中,总是一副问心无愧的做派,事情做得一塌糊涂。其故事中一个主人公玉贤,这位清廉的昏官,两袖清风,以满满的自我正确感,刚愎自用、草菅人命,冤杀了很多无辜之人,他理曹州不到一年,衙门前十二个站笼就站死二千多人,“九分半是良民”。

温体仁是明崇祯期间任期最长的内阁首辅,以廉洁、谨慎闻名,史载其“斤斤自守,不殖货脯”,《明史》记载:“体仁辅政数年…用廉谨自结于上,苞苴不及门”对他评价是:“流寇躏畿辅,扰中原,边警杂沓,民生日困,未尝建一策,惟日与善类为仇”。身居要职多年的他,是货真价实的庸才,不仅从未献出一条有价值治国方略,也没有退清平定边乱的智谋,反而醉心于排除异己、培养党朋,为报复政敌无所不用其极。御史吴履中说:“温体仁托严正之义,行媚嫉之私,使朝廷不得任人以治事,酿成祸源,体仁之罪也”,温体仁为政严苛,人皆称“温体仁全师江陵之术而加甚焉”,他无疑是加速明王朝灭亡的关键人物之一。

1944年11月10日,汪精卫在日本病逝,胡适时在美国,得知消息,他在11月13日日记中,对汪先生的一生做了点评,短短的几行字却道出了诸多人性真谛:

同日,日本宣布汪精衛死在日本病院裡。

可憐!精衛一生吃虧在他以“烈士”出身,故終身不免有“烈士” 的complex。

他總覺得“我性命尚不顧,你們還不能相信我嗎?”  ,性命不顧是一件事;所主張的是與非,是另外一件事。此如酷吏自誇不要錢,就不會做錯事,不知不要錢與做錯事是兩件不相干的事阿!

——《胡適日記全集第八册( 1940-1952)》曹伯言整理  聯經出版

我们企业管理层中,有多少这样的海瑞们呢?

>> 阅读全文  >>

活力和内在的强大,容错性先行一步

By heiry on 2020-12-08 [ in 管理, 管理思维 ]

越强大的软件系统,对信息输入的容错性越高,其内在机制在于,建立多重“错题字典”,动态实现自我纠错,并输出最接近需求的结果或者提供多种接近需求的结果以供选择。

越强大的人,通常对外界没有那么苛刻,这背后的逻辑是,一个人阅历越丰富、储备的知识越多、掌握工具越多,解决问题的途径就越多,无论什么情况都能转化为接近想要的结果。

越有活力和内在越强大的公司,意味着同时也是一个有良好容错机制企业。

当一个公司在非技术方面,形式上过于追求标准化、统一化的时候,意味着整体思想和行为的僵化,公司正迈入成熟期或衰退期,每个岗位是螺丝钉般的存在,每个人都是流程里的复印机,不仅没有活力,而且没有未来。

容错性机制建立,在于给予员工试错机会的同时,同时建立试错数据库,一方面将试错经验财富化,另一方面实现纠错逐步智能化。

参考路径:
1.组织目标框架化。将目标单一化和重点化,抓大放小,形成控制框架,留出试错区。
2.建立试错预算。使得试错成本在一定可控范围内。
3.建立“企业错题本”数据库,将试错经验,形成自己的企业案例,切实转化为一笔财富,并纠错智能化。
4.容错制度化、长效化,形成企业创新活力源和帮助员工成长一项保障。

>> 阅读全文  >>

论终点的突变和起点的重塑,那些光环褪色的同学们

By heiry on 2020-11-25 [ in 随写, 生活 ]

总有很多人和自媒体宣扬,那些曾在学校成绩优异的同学,走向社会后,往往却都表现平平,泯然于众人,甚至落魄。

于是乎,这些同学甚至被冠以“考试机器”、“高智商低情商”、“读书读呆了”、“教育弃婴”等等众多名号。

当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完全以钱为标准时,他们确实活得很失败。

很多人买不起房或正在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被孩子教育的高额成本、高压的职业环境折磨得早已没有了斗志,而所有这些,归根还是因为两个字——“没钱”引发的。

我们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这十几年的在学校时间里,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最重要的无非就是成绩。然而,从走出学校的那一刻,评价指标突然就变成了钱。更为致命的是,我们的教育历来都是耻于谈钱的,最要命的莫过于“有钱不一定买得到幸福”“金钱不是万能的”之类正确的滥调,毒害了无数人。

在学校教育的终点,评价指标的突变,犹如将一个正在泡温泉的人,突然拎起来扔到满是封冰的珠峰下,不仅是冰火两重天的重重一击,还告诉你前面还有高达几千米的冰山要登。。。 (更多…)

>> 阅读全文  >>

技术驱动的是穷途,研究需求才是未来

By heiry on 2020-11-23 [ in 管理, 管理思维 ]

技术出身的人,最容易陷入的一个视角陷阱,就是认为技术是核心竞争力,只要把技术做好了,一切都来了。更有甚者开口就是“我们是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致力于。。。”,这样的人,往往把公司带到一个死胡同里,最终的结局不是关门就是卖身。

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技术驱动型公司,除非这不是一家市场化的公司。

强大如google、微软、华为、阿里这样的科技公司,却没有一家宣称是技术驱动型公司,我们看看这几家企业核心价值观:

——
1. google的十大信条之首: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水到渠成。
2. 微软: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组织,成就不凡。
3. 华为:坚持以客户为中心,通过创新的产品为客户创造价值。
4. 阿里: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这些公司无一例外,都是把客户放在第一位,也就是把满足市场需求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没有一家公司宣称把技术放在首位。我们可以查阅世界五百强名单的前20家科技企业官网,会发现没有一家公司把技术驱动公司发展的理念放在核心价值观里的,更不用说其它传统企业了。

为什么宣扬技术驱动为核心价值观的公司必败?很简单,技术带来的创新是不确定性的,所有的研发都面临着一个问题:成功与否的不确定性、成功需要的时长的不确定性、投入成本的不确定性、能否顺利获得市场认可的不确定性。创新本身具有偶发性,收益无法预期。

作为一家市场化公司,能存活下来的唯一理由,是满足客户需求后得到的经济回报。而依赖技术驱动带来经济回报,是不确定的,决定了技术驱动无法解决企业基本生存问题。

技术从根本上来说,只是解决需求的一种手段。需求往往是特定的,满足需求的技术,却可以多样化的:可以购买成熟技术、可以整合现有技术、可以加大资本人力投入降低对技术的要求。。。所以,技术永远只能是手段,不能是目的。

如果你痴迷于技术,就进入大学、科研机构这样纯纳税人供养的地方,或者企业长期固定支持的研发部门,却断然不可作为一个企业掌舵人摇旗呐喊。

真正的带领企业走向更广阔的人,在于研究需求,确定满足特定需求后,多方面去寻求实现,不管是技术手段还是经济手段。

 

 

>> 阅读全文  >>

从来没有高瞻远瞩的格局,不过是资源决定视野

By heiry on 2020-11-21 [ in 管理, 管理思维 ]

当你有一辆自行车的时候,你能想到的是去周边几十公里内溜达;当你有一辆汽车的时候,你就会想着出省自驾游;当你一架私人飞机的时候,你心里就在筹划周游世界。拥有的资源,决定了一个人的视野和认知高度。

当你家底只有几万元,你只敢去摆地摊,而不会去做国际石油贸易;当你家当有几十万元的时候,你可能去开一家小店,断然不会去参加投资新能源汽车;当你有十个亿的时候,你可能考虑进入期货、风险投资这样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而不是去做一个稳赚不赔的修车铺。拥有的资源,决定了一个人的抗风险能力,也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胆识。

在攀登十万大山的过程中,那些偶然因素率先登上了一个小山头的人,更能看清前面的捷径,从而占据了一个先机,快速登上第二个更高的山头,在第二个山头上,抢先得到补给资源,又率先一步登上了第三个山头,如此下去。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层峦叠嶂的十万大山面前,从山沟里直接能一手规划出最优路线的。

无论多么庞大的企业,看似多么厉害的人,其实都是随着拥有的资源增多,站上了更高一点的位置,看到了更多的机会,进一步将资源扩大化,从而实现良性循环。更多的人,是在跌跌撞撞,起起落落中积累了经验资源和人才资源,经历过N多失败和痛苦做起来的,从来没有一个可以从起步看到巅峰的人,所有所谓的高瞻远瞩、伟光正都不过是事成之后的马后炮罢了。

我们的最优策略,不过是运用好现有资源,有什么用什么,有什么做什么,做什么都做好,在巩固好现有资源基础上,不断努力去发现与可以使得现有资源增值的机会。

>> 阅读全文  >>


© 2009-2021 MOSANG.NET DESIGNED BY HEIRY